第0064章 李世民想谈谈?

    长孙无忌带了个头,殿内一众将校也纷纷开口劝解。

    但李世民没有开口,也没有看向他们,就像是没听到他们的话一样。

    长孙无忌见此,对殿内的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准备带着所有人离开。

    李世民现在这种情况,大概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长孙无忌退到案几一侧,刚要走,就听李世民突然开口了,“元吉如今人在何处?”

    长孙无忌愣了一下,赶忙看向了殿尾的四位行参。

    行参又叫行参军,是王府的属官,从八品上的官职。

    四位行参感受到了长孙无忌的目光,其中一人出列,躬身道:“回殿下,齐王殿下已经行至相州的安阳,不日就会抵达此处。”

    李世民脸色看不出任何神情的吩咐,“差人去催催,让他尽快赶到此处。”

    行参赶忙道:“喏!”

    长孙无忌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觉得,李世民大概是想跟李元吉谈谈,他还是没能接受李元吉火烧洛阳粮仓的事情。

    ……

    相州,安阳,安阳驿。

    李元吉坐在驿站大屋内的座椅上,跟坐在下首的屈突通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就在半个时辰前,屈突通带着三个随从,骑着快马从洛阳方向赶了过来。

    屈突通日夜兼程的赶路,人看着萎靡了不少,双眼布满了血丝,见到李元吉以后,跌跌撞撞的下了马,扑到李元吉身边就问。

    “殿下怎么下得去手的?”

    看着屈突通处在癫狂边缘的模样,李元吉意识到,自己貌似有点玩过火了,但他并不后悔。

    为了避免屈突通煎熬死,李元吉不得不向屈突通道出实情。

    洛阳粮仓里名义上囤放着三十万石的粮食,可实际上,洛阳粮仓里根本没有三十万石粮食。

    更多的是麸子,以及谷皮。

    俗话说,狡兔三窟。

    在被李世民偷了一次后,他就意识到洛阳粮仓不安全,为了避免粮食再次被偷,他私底下将粮食囤放在了三处地方。

    洛阳城的人看到一车车的粮食运送进了洛阳粮仓,可到了晚上,粮食会悄悄的运出洛阳粮仓,运送到其他三处存粮的地方。

    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在洛阳粮仓内设防,就是疑兵之计。

    只要所有人觉得他在意洛阳粮仓,觉得粮食还在洛阳粮仓里,那就没有人去关注其他三处存粮的地方。

    所以,洛阳粮仓内没有多少粮食,只有一些齐王府左一左二统军府将士们日常消耗的一些粮食,以及他留下让李思行赈济难民的粮食。

    剩下的,大多是用来充作马匹饲料的麸子、谷皮等物。

    在他下令让李思行去焚烧粮仓的时候,私底下已经命令宇文宝将洛阳粮仓内的那一点粮食和马匹的饲料,偷偷运出了洛阳粮仓,又让宇文宝用装满了碎麦秆、碎谷秆的粮袋堆满了粮仓。

    所以李思行烧的只是一些碎麦秆和碎谷秆。

    为了更逼真一些,他还特地吩咐宇文宝,在李思行火烧粮仓的时候,带人冒死进去抢几袋粮食。

    有几袋粮食佐证,其他人被刺激了以后,也不会去怀疑什么。

    他就是为了让宇文宝去布置这些,所以才让李思行三日以后去烧洛阳粮仓。

    不然,他完全没必要让李思行多等三日。

    此事他只告诉了李思行一半,他告诉李思行,他会运走洛阳粮仓二十五万石粮食,留下五万石焚烧。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让李思行能去执行他的命令,也是为了让李思行真情流露的演绎一番粮食被烧的痛苦。

    若是真的让李思行去焚烧一个囤有三十万石粮食的粮仓,李思行肯定不愿意做。

    李思行不仅是他的人,也是李渊的人。

    他要不告诉李思行一些干货,李思行绝对敢临场抗命。

    他将火烧洛阳粮仓的实情告诉了屈突通,屈突通就成了木头人,坐在哪儿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会看他一眼。

    “屈突将军看够了没有?”

    李元吉被屈突通看的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

    屈突通也没有在装哑巴,神情复杂的道:“殿下以后不要在这么吓唬人了,会吓死人的。”

    李元吉感叹道:“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惦记我手里的粮食,我总得给他们一点教训,不是吗?不然的话,我的粮仓岂不是成了他们的粮仓,他们想拿多少粮,就拿多少粮?

    那我成什么了?”

    屈突通迟疑了一下,道:“可殿下的这个闹剧,玩的有点太大了……”

    李元吉直言,“不大一点,怎么吓唬住人?”

    屈突通苦着脸道:“那不是在吓唬人,那是要吓死人。太子麾下的冯立,差点被我们打死,宇文士及差点吓的从洛阳城的城门楼子上跳下去。”

    李元吉一愣,呵呵一笑。

    冯立差点被打死,这个他信。

    可是宇文士及差点从城门楼子上跳下去,他不信。

    宇文士及要是真的这么刚烈,他也成不了李唐的女婿。

    “此事你还需要为我保密,万万不可向我二哥透露风声。”

    李元吉叮嘱。

    屈突通一脸犹豫。

    他是李世民的人,眼看着李世民忧心,却不能帮李世民分忧,有违做人臣的本分。

    李元吉盯着屈突通,语重心长的道:“你从卫州入河北,一路走来,所看到的百姓,是不是比逃到洛阳的难民还要惨?”

    屈突通毫不犹豫的点头。

    从河北逃出去的难民就已经很惨了,没逃出去的只会更惨。

    李世民早早的就筹措好了军中所需的粮草,又从李元吉手里打了一波秋风,所以在入了河北以后,分出去了不少粮食赈济河北的百姓。

    在这种情况下,河北的百姓看着还比逃出去的难民要惨,可见河北的百姓有多惨。

    易子而食不再是书中的一句话,路边、街道边,时不时能看见冻死或者饿死的人。

    还活着的人,大多一脸的麻木不仁,看人的时候全是眼白。

    眼睛不会动,也不会眨,所以眼白显得格外突出。

    “河北的惨剧你既然清楚,那你就应该明白,那些粮食对河北百姓的重要性。”

    李元吉郑重的说。

    屈突通沉吟着道:“这跟告不告诉秦王殿下有什么关系?被您一吓唬,秦王殿下恐怕已经不敢惦记你手里的粮食了。”

    李元吉瞥了屈突通一眼,“李艺在抵御着突厥人的同时,率领着大军先后攻克了定、栾、廉等四州,朝廷要不要赏?

    李艺治下的幽州如今在闹饥荒,朝廷要赏赐李艺的话,什么最合适?”

    屈突通微微瞪起眼。

    毫无疑问,那肯定是粮食。

    李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粮食。

    你给他金银珠宝、美人官爵,都没有给他粮食能让他高兴。

    “我二哥已经分出了三万石粮食,给李艺备下了。要是知道我手里的粮食没毁,肯定还会向办法再刮出一些,去给李艺。”

    李元吉认真的道。

    给李艺粮食,能让李艺安心。

    李艺一安心,就能帮助李世民扩大战果。

    在兵事面前,民事肯定得让道。

    所以有多余的粮食,肯定得先提供给李艺。

    李世民被他吓唬住了,或许不会再直接从他手里谋取粮食,但李世民可以上奏给李渊,李渊圣旨下来了,他不给也得给。

    可把粮食给李艺了,河北的百姓怎么办?

    李艺手里还有一些存粮,还能支撑,河北的百姓手里已经没有半粒粮食了,不赈济立马就会死一大片人。

    屈突通略微思量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系,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臣明白了,臣会守口如瓶的。”

    李元吉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跑到安阳来了,那洛阳的防务怎么办?”

    屈突通当即道:“我已经将洛阳的防务移交给宇文士及了。”

    屈突通是李世民麾下当之无愧的二把手,李世民不出面的情况下,秦王府上下以他为首。

    他将洛阳的防务暂时移交给宇文士及,宇文士及也只能接下。

    至于宇文士及能不能守好洛阳,那倒是不用担心。

    宇文士及也算是精通兵事,镇守洛阳绰绰有余。

    “你这么干,少不了要被我二哥骂啊。”

    李元吉笑着感慨。

    宇文士及在李世民心里不是啥好人,屈突通将洛阳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宇文士及,李世民肯定得训斥几句。

    屈突通瞥了李元吉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之所以这么做,还不是李元吉给害的。

    “那你就陪我到阵前去走一遭。”

    李元吉笑着邀请。

    屈突通也没有拒绝。

    洛阳的防务既然已经交出去了,那他不介意去阵前走一走。

    他年龄大了,能上战场的机会也少了。

    能走一遭就走一遭。

    不然以后想走也没得走。

    李元吉吩咐人安排屈突通吃了一顿好的,又安排屈突通睡下。

    次日一早,两个人带着齐王府的从众,赶往了洺州。

    有屈突通在,李元吉就做起了甩手掌柜。

    屈突通会将行军的路线等等安排的明明白白,不需要他再操心。

    行至邺县,李世民派遣的人到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