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飒沓如流星

    威海卫。

    自洪武初年,设置此地防倭。

    刘得便当了指挥使,当初的壮年,已然踏入暮年。

    “指挥使大人,我威海卫,得皇上圣恩眷顾,当真是可喜可贺!”

    手下参谋魏庆拱手道:“大人镇守海疆多年,终于能够得到重用!”

    刘得摆了摆手,感慨道:“平步青云,升官发财,是你们年轻人心中所愿。”

    “老夫自二十年前来到威海卫,便决定庇护一方百姓平安!”

    魏庆心中敬佩,倭寇不是没有想过,前来袭击山东半岛。

    只是相较于江南水乡百姓的温文尔雅,山东大汉则是膀大腰圆。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倭寇们体会过何为“好客山东”后,便不再前来侵扰。

    这也让威海卫百姓,能够一直安心出海捕鱼。

    周德兴筑城抗倭,其实成效有所改善。

    可真正让大明海疆安宁的举措,还是朝廷与扶桑的贸易往来。

    正所谓钱财乃衣食父母,足利义满还在为扶桑统一头疼军费。

    谁得罪金主大明,谁就是他最大的敌人。

    可萨摩藩这么一闹,身为幕府将军,足利义满便放弃了对手下海盗的约束。

    倭寇们大有重新劫掠之势。

    “大人,宁王此行,所带之人,以工匠居多。”

    魏庆担忧道:“咱们还是派遣卫所兵将前去保护。”

    刘得抚须点头道:“不错,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这位王爷,不像秦王贪婪,晋王性急,更不像燕王雄才。”

    “你前去接待此人,莫要落了我威海卫的礼数!”

    魏庆拱手行礼道:“大人放心,属下定不负所托!”

    ——

    七百里鲁望,北瞻何岩岩。诸山知峻极,五岳独尊严。

    一路走来,朱权并未着急赶路,倒是让许多有心人在官道上扑了个空。

    大明宁王带着三位王妃,可谓是游山玩水,登顶五岳独尊。

    “殿下,以皇上的圣明,理应前往泰山封禅才对。”

    徐妙锦依靠在朱权的肩膀上,心中甜如蜜。

    “还不是高粱河车神,拉低了历代封禅皇帝的能力?”

    朱权如今一动不动,左边肩膀属于徐妙锦,右边则被蓝彩蝶霸占,至于怀里则是凌月奴独占鳌头。

    “高粱河车神?那是何人?”

    对于中原历史并不熟悉的凌月奴,眨着卡姿兰大眼睛,好奇询问。

    “宋太宗赵光义,一架牛车,甩开辽国铁骑,因而获此殊荣。”

    朱权笑道:“能否去泰山封禅,并不能成为评判帝王能力的标准。”

    “以父皇恢复汉家江山的功绩,足以拍在历代帝王前三甲。”

    朱权身为宁王,本来需要个人空间,尤其是与三位爱妃相处。

    可身后却矗立着某些电灯泡。

    夏原吉好奇不已,询问道:“殿下,在您看来,我中原帝王,前三甲都是何人?”

    李嘉和陈石左右戒备,张文远则是洗耳恭听。

    “书同文,车同轨,建立大一统思想的祖龙嬴政,影响了历朝历代!”

    “自祖龙之后,中原皇帝都将统一作为目标!”

    朱权感慨道:“云南,广西都是我大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夏原吉点了点头,对此他并无异议。

    “至于第二位,说起来可能对父皇不敬。”

    朱权莞尔一笑,直言道:“自然是唐太宗李世民!战无不胜,天策上将。”

    “太宗皇帝缔造盛唐风骨,无论是突厥,高句丽,亦或是吐谷浑,吐蕃,都是大唐子民餐桌上的一道菜。”

    与大老粗们不同,夏原吉则思考了更多。

    朝中大臣,并不缺少溜须拍马之人,他们甚至夸赞朱元璋为历朝历代最强帝王。

    身为藩王,反观殿下保持着客观中立。

    “第三人,便是我父皇了。”

    朱权见那山中壮美风景,忍不住笑道:“无论是秦始皇,还是唐太宗,他们的功绩都已经定格!”

    “唯有父皇的帝王生涯,还没有结束!”

    “身为儿子,本王为这个爹可谓是操碎了心,只能让他保二争一了!”

    夏原吉有些发愣,还以为殿下没有私心,原来早已有了小心思。

    “看过五岳独尊,想必路上的客人也已经等着急了。”

    朱权留恋泰山风光,可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

    “明日,咱们便启程前往威海卫。”

    ——

    是夜。

    泰山脚下,寂静的山路,已经染上了血迹。

    几名手持倭刀的忍者,如今瑟瑟发抖,跟吓破胆的鹌鹑一般。

    “难道消息有误?为何我等一路埋伏,都没有看到大明宁王?”

    “那人说过,他会前往威海卫!”

    “幸亏在下机智,遍访之后,得知宁王竟然在泰山落脚!”

    忍者们擅长伪装,偷渡到大明后,便迫不及待地开始布局。

    他们一路埋伏,守株待兔,更有甚者苦等三天三夜没睡觉。

    结果却等了个寂寞,宁王吃着煎饼卷大葱,看着泰山日出,玩得不亦乐乎。

    唯有苦逼的忍者们,还在苦苦等待。

    终于,让他们发现了端倪,一路打探之下,来到了泰山脚下。

    只是先行刺探消息的同僚,如今却没有半个影子。

    “混账,他们不会已经逃走了吧?”

    忍者们窃窃私语之际,却看到一人从山路走来。

    冰冷面具之下,腰间悬挂一把寒意摄魂的宝刀。

    手中提着三五头颅,正是那些扶桑忍者。

    “倭人,你们那些伎俩,也想逃过我天门眼线?”

    唰!

    烛龙将人头抛出,几名忍者大惊失色,便要施展他们最擅长的忍术——逃!

    嘎吱!嘎吱!

    随着木屐声音传来,后路已然被一名扶桑武士堵住。

    “阁下!我等皆为扶桑人,理应相互扶持,斩杀那明人!”

    “我等是甲贺忍者,只要阁下帮忙,日后必有重谢!”

    “愚蠢的明人,现在你还想跟我们打么?”

    唰!

    扶桑武士与铁面武者同时拔刀,几名忍者被砍瓜切菜,瞬间倒在血泊之中。

    “我杀了三个,你只有两个,这次是我赢。”

    明犬满意收刀,笑道:“善后之事,便交给你了!”

    “没有青鸾和麻雀在,还真是无聊!”

    烛龙本就寡言,提起那两位同僚,不由地会心一笑。

    “他叫蛊雕,不叫麻雀!”

    “叽叽喳喳,就是麻雀!”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