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立下赌约

    什么叫你的天罗伞啊,那是我借出去的好吗?

    这小家伙怎么有些不识好歹呢!

    不只是龙骁神,一旁的元明神和猿飞神也都暗暗替陆冲捏了把汗。

    眼前这位可是圣地圣使,是他们两个也不敢惹的存在,地位、实力都与他们背后的神明圣使不相上下。

    你陆冲倒好,不说借坡下驴,趁机与圣使交好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将龙啸圣使的圣器占为己有。

    谁给你的胆子啊?

    你可还没有进入圣地的,只是报了个名而已。

    “你说天罗伞啊。”龙骁神像是才听到这件圣器一样,“你不说,我都忘了。”

    “当初我将这件圣器借给黑龙神,其实是辅助他修行的,并不知他用来为非作歹。”

    “后来他在战斗中遗失,我自然还是要找回来的。”

    “毕竟,天罗伞不是他的东西,又怎么能算作是战利品呢?”龙骁神气定神闲,笑眯眯地看向陆冲。

    这位圣使,算是巧妙地将天罗伞的归属,又变了。

    一口咬死当初借给黑龙神的天罗伞,不是用来战斗,而是辅助修行。

    不过,陆冲可不会因为这点言语就动摇。

    他微微摇头道:“晚辈只知道,这天罗伞是得自黑龙神之手。”

    “至于是不是借的,又是借来做什么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前辈若是要找回借出去的东西,应该找借你的人才对。”陆冲据理力争道。

    言外之意,这天罗伞你找我可没用,又不是我借了你的。

    一码归一码,可别找错人了。

    “陆神兄弟,你还是适可而止吧,这天罗伞可是圣器,不还给龙骁圣使,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猿飞神在一旁听的心惊肉跳,传音提醒道。

    他是真的服了陆冲的胆子,这是要跟圣使硬刚到底啊。

    陆冲没有回应猿飞神,而是不卑不亢地看着龙骁神,想要看他的回应。

    却见龙骁神只是微微一愣之后,就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冷然道:“你当真不肯归还我的天罗伞?”

    陆冲毫不迟疑地道:“这不是你的,是我自己捡到的战利品。”

    龙骁神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那种压迫感,哪怕是在虚拟世界,也让陆冲感受到了。

    “再问你一遍,还不还?”

    陆冲摇摇头,“我不知道圣使在说什么。”

    笑话!

    我自己凭本事拿到的战利品,还是一件了不得的圣器,凭什么给你?

    而且,如果不是眼前的龙骁神借给黑龙神,自己那一战也不至于打得那么费劲。

    换句话说,若是自己稍弱一些,恐怕当时死的就不是黑龙神,而是他陆冲了。

    毫不夸张地说,龙骁神就是黑龙神的最大帮凶,只不过没有得逞而已。

    陆冲不去追究他就算不错了,还想要走圣器天罗伞?

    想得美。

    想到这里,陆冲顶住压力,义正言辞地道:“圣使前辈,当日就是因为这件天罗伞,才让我和我的族人,差点被那黑龙神覆灭。”

    “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权当圣使被奸人蒙蔽。”

    “但是想要拿走天罗伞,圣使前辈是不是也该有点诚意?”陆冲针锋相对地道。

    一旁的元明神和猿飞神已经不敢说话了,让他们背后的圣使来,还差不多。

    好在这里是虚拟世界,就算龙骁神也不可能真的奈何陆冲,他们也还有缓和的余地。

    却见此时的龙骁神突然气势一收,重新露出笑容,哈哈笑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少年英雄,果然了得。”

    “我听说你是这次报名参加圣地选拔的神明中,最年轻有潜力的一个。”

    “现在看来,你应该还是最为嘴硬的一个啊。”

    龙骁神说着不知夸奖还是暗讽的话,然后话锋一转又道:“也罢,那我就拿出诚意来,跟你立一个赌约如何?”

    陆冲此刻也有些猜不透眼前这位圣使的心思,闻言谨慎地道:“前辈请说。”

    这位圣使既然是黑龙神的前辈,那年纪至少也是四千岁以上了,叫一声前辈也不算吃亏。

    龙骁神没有迟疑地道:“这样吧。”

    “借着这次圣地选拔的机会,我们立下约定。”

    “如果你能一举进入圣地,并且成为本届十大圣使之一。”

    “那么,这件天罗伞圣器,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庆功大礼。”

    龙骁神紧接着又道:“反之,如果你无法在这次选拔中成为圣使,哪怕是成了核心成员,也必须将天罗伞还给我。”

    “这个诚意,还可以吧?”龙骁神大气凛然地道。

    呼……

    一旁的猿飞神和元明神悄然松了口气,这可是巨大的让步了。

    龙骁神不仅没有强夺圣器,反而还给了陆冲这样的机会。

    不仅照顾了陆冲,还顾全了自己的颜面,两全其美。

    “快点答应吧。”猿飞神恨不得自己替陆冲应下来,反正也不吃亏。

    可是陆冲却再次摇了摇头,“恐怕晚辈还是无法答应。”

    龙骁神微微一愣,“难道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陆冲依旧摇头道:“当然不是。”

    “只不过,圣使前辈这个条件,恐怕是有失公允吧。”

    “这件圣器本来就是我的,不管我能否达成条件,都是我的。”

    “而圣使前辈不论输赢,似乎什么也没有付出,对吧?”

    这笔账,还是要算清楚的。

    既然是赌约,那双方当然都得拿出彩头来。

    天罗伞又不是共有的,而是自己的,凭什么让对方空手套白狼。

    他陆冲当年号称一毛不拔铁公鸡,怎么会甘愿在这方面吃亏让步?

    龙骁神再次一愣,这小子,油盐不进,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不过,他反倒是有了些玩闹的兴趣。

    “那你说,应该如何立约?”

    陆冲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圣使前辈再拿出一件圣器,或者同等价值之物,作为彩头。”

    “若是我顺利成为圣使,自然都归我。”

    “若是我失败了,我的天罗伞就交给前辈,绝无二话。”

    龙骁神沉默下来,似乎是在心里权衡利弊。

    一旁的元明神和猿飞神都没有在说话,只是在心里不住地摇头,觉得陆冲太冲动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