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海盗王的肥肉

    夕阳余晖下的京城内,一辆稀奇古怪的大铁车从集市中缓缓而过,身后跟着数十个麒麟军守卫。坐在车内乘客的身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当大家还好奇皇帝的伤难不成已经好了时,这车已经从他们的眼前经过,只留下一道深深的车辙证明它曾经来过。

    御工坊内,异香扑鼻,西区工坊是专门做香皂的地方,饶是羌梦蝶心里想着来看火器,但在这样让人迷醉的香气下,她也不由自主的向着西区走去,古笑歌自然也不在话下,两个女人结伴前往西区。

    巨大的工坊下,工匠们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生产,小工坊旁边的地上摆放着一堆花瓣,穆星河看到花瓣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这些家伙,还真的是够有创意,杂七杂八的花都放在一起,也不嫌味道会串在一起。

    羌梦蝶到底是个意志坚强的女人,没走两步,就看着穆星河,问道:

    “生产火器的地方在哪里,我要去哪里看看。”

    从她手中抱过孩子,穆星河转过头,给她引路,刚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吴富等人就来到了穆星河面前。

    吴富像是炫耀一般,看到穆星河就弯腰施礼道:

    “皇上,您知道吗,上次您说的生产的玻璃,我们都已经生产好了,就等着皇上您去看一看喽。”

    抱着孩子的穆星河并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一句,没想到这些工匠的积极性会这么多高涨,没有几天就会把这玻璃给生产好。

    “回头你们做好了,把生产成本控制好,再给我呈到皇宫,我到时候看,现在咱们先去火器工坊那里看看,你一会儿好好的将这些火器还有新的钢铁技术讲给咱们羌国女王听一听,她是专门来这里看这些的。”

    穆星河深知羌梦蝶的脾气,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由着自己性子去看什么玻璃。

    “好嘞。”吴富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对于穆星河的话如同听到了圣旨一般。

    众人鸦雀无声的走进生产钢铁的大型工坊内,数十个大汉正气势汹汹的拖拽着刚刚散场出来的钢铁块,这样模样巨大切厚实的钢铁,任凭羌梦蝶再怎么见过世面,也没有见到过。

    由水力和蒸汽机结合而成的设备,一下下的锻造出了坚固无比的钢铁,在这样令人震惊的地方,羌梦蝶与古笑歌都有些傻眼,不由得想起自己那贫困且没有生产力的祖国。

    从来没有想过,这钢铁还能这样子生产出来,两个女人不由得向前走近两步,欲将这些东西看个仔细,将来也好回到自己的国土,将这些设备照搬过去。

    “呼呼”传来的热气让两个女人前进的道路遇到了阻碍,两人只好作罢,一脸惊奇的跟着穆星河继续向前走过去。

    “穆星河,这玩意儿到底怎么搞的啊,这么厉害,生产出来的东西会用做什么?做成我们刚刚一起来的小车?还是什么别的东西?”羌梦蝶讲究实际,对于自己不懂的地方也都张嘴就问,生怕自己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顺着第一个工坊向旁边走过去,第二个工坊的地方稍微小了一些,是由着一个冲压模具的工坊,这里已经可以简单的生产出一些对于标准没那么高的铁块,每一个都有相应的重量,由御工坊生产的铁块供不应求,远销各地,京城内的小铁匠铺也乐意用这些铁块,拿回去只要简单的煅烧就可以做成自己想做的坯料。

    一路走下来,两个女人的世界观已经彻底崩塌掉,她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本生产一支宝剑需要三五天的时间,而在御工坊,只需要三四道手续,综合起来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并且生产出来的东西质量也都是刚刚好。

    “现在不是火器时代吗,为什么还要生产这些宝剑和宝刀啊,皇上?”古笑歌对于穆星河很是尊敬的说道。

    穆星河只是冲后面的吴富挑了一下眉,后者就连忙上前解释:

    “这些宝剑和宝刀只是给一个小国提供的,他们并没有足够的钱财买火器,所以我们才会接受这个订单,为他们生产这些东西。”

    由生产钢铁的工坊路走过去,靠在一旁角落的生产火器的工坊便出现在众人眼前,一道长达百米的街道,宽近十米,左右两边都错落的分布着一些工坊,大家都在各司其职,有的是生产火料,有的生产配件,有的生产主体。

    羌梦蝶走近去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丝毫没有疲累的感觉,不过穆星河倒是兴趣乏然,这个的小型生产火器的工坊,只是被用作生产其他小国的火器订单,真正给自己玄武帝国用的火器,自然是在工坊内部更加隐秘的地方,那里的锻造工艺和设备肯定比这里更加好了。

    不明所以的羌梦蝶还以为自己已经接近了御工坊最大的秘密地方,看到那叫一个认真,似乎是想凭借自己的好记性将这一切都给记下来,然后回到羌国再依样画葫芦,组建自己的火器工坊。

    御工坊占地极广,穆星河也只是带着这俩女人在外围转了一圈,她们便受不了,站在一旁休息快要走废了的脚后跟。

    “皇帝,你这工坊那么大,是不是还有好多地方我们没有看到,再说了,我们今天乘坐的蒸汽车也没有看到它的生产工坊,你难道是给我们藏私呢?”羌梦蝶对于穆星河是十分了解的,对他的脾气更是了如指掌,所以才试探着想要从中榨出些东西。

    “嗯,这样的大型蒸汽设备不在这儿,在靠近水车的地方,生产铁块大地方将铁块送到水车那里,然后由蒸汽设备慢慢冲压,最后再在车身安上小一号的蒸汽设备,一辆小蒸汽车就算做好了,这个蒸汽车可能一个月才能做出来一个,比较稀有,目前就我这一个。”

    穆星河越不藏私,羌梦蝶就越怀疑,毕竟对于每一个国,都需要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哪怕是面对盟友,那也是需要隐藏的。羌梦蝶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对穆星河的不信任也是基于此。

    被羌梦蝶拉着又去看了看生产蒸汽车的工坊,这女人才作罢,毕竟一个时辰的步行,对于她这样娇生惯养的女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晚上势必要长出来好几个水泡,才能对得起今天的长途跋涉。

    将这俩女人送回驿馆,穆星河才和怀抱里的儿子依依惜别,最后孤独的回到了皇宫之内。

    向来与羌梦蝶不和睦的萧芷若此刻还没有睡着,呆呆的躺在床头,目光却在注视着门口,心里期盼着,穆星河可千万不要再中了羌梦蝶的美人计。

    “滋呀一声”门被缓缓打开,穆星河也有些疲倦的来到了房间,看着正一脸惊讶的的萧芷若,穆星河有些得意的问:

    “怎么样,你是不是怕我不回来,今天再和羌梦蝶发生些什么,小丫头片子,你真的以为我是那种见到美色就走不动路的人吗?”

    说自己不好色的男人通常都好色,说自己不缺钱的男人大部分都缺钱,萧芷若看到穆星河得意洋洋的样子,十分怀疑这家伙已经在外面潇洒过了,毕竟从宴会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还多,这期间穆星河找个机会被羌梦蝶拿捏驰骋,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心中有了猜测,萧芷若就再也躺不住,立刻站起身子,跑到穆星河的面前,假装贴心的替他褪去外衣,很快,在萧芷若熟练的手法下,穆星河不得已间一丝不挂。

    本以为这女人是想自己,毕竟自己也好几天没来她这里了,可当萧芷若看到穆星河身上并没有什么战斗过的痕迹,身上也没有什么女人的香味,萧芷若便撇撇嘴,将手中的衣物随手一抛,还给了穆星河,自己则扭着身子回到床榻之上。

    直到这一刻,穆星河才知道,原来这女人是在怀疑自己在外面胡乱玩耍,所以才好心的给自己脱衣。

    真的是好手段呐!

    走到床边的穆星河一脸无奈,这女人呐,真的是不能惹,自己已经犯了错误,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再犯同样错误的机会呢,萧芷若这样也太瞧不起自己的决心了。

    “你睡觉吧,我今天还想找絮儿谈谈心,这两天和絮儿还有好些话没说,我得再找絮儿谈上一谈,让她别有那么大包袱,毕竟她快生孩子了,我不能让她有什么心理负担。”

    故意为之的穆星河坐在床边自顾自的穿着衣服,可一旁的萧芷若却忍不了,扭过头就冲着他的腰上狠狠咬了一口。

    “你今天该陪谁了,咱们一起商量的方案你自己要打破吗,絮儿你陪了两天,清芳你也陪了两天,这两天你自己不知道该留在那里吗,非要惹我生气对不对?”

    萧芷若怒气冲冲的看着穆星河,一点儿也没有先前的冷淡。

    “嘿嘿,你也知道啊,现在不是我先不守规矩,而是你,刚刚好心好意的替我脱衣服,我还差点儿感动,结果呢,你这个小娘皮居然是查看我是不是做了坏事,不得不说,你这人的做法让我很寒心、很心痛啊。”

    气愤不已的穆星河说完,就又扭过头,继续的穿着衣服,大有一走了之的意思。

    自知理亏的萧芷若只好双手环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光滑的后背上细腻软糯的说道:

    “皇上,我这不是担心你再着了那个羌梦蝶的道吗,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你真的误会我了,以后可不许再这么晚带着她去别的地方,你这两天都要好好陪着我,明天我还要替你上朝呢,你就不知道心疼你的皇后啊?”

    不仅仅夸耀了自己的功绩,又不失时机的给穆星河一阵撩拨,穆星河心中的小情绪也不由得消散,转过头双手托着萧芷若的俏脸,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这个小娘皮,一直不信任我,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不把你收拾的求饶,我就不是玄武帝国的皇帝。”

    说罢,穆星河站直身子,抱着萧芷若站在了床上,凭借着自己的力气,穆星河将萧芷若倒挂,而对这一遭不算陌生的萧芷若也配合的开始了自己期盼已久的活动。

    春意盎然的皇宫内,穆星河正在享受着萧芷若给自己带来的惊喜和温柔,而远在他乡的负责寻找海盗的水师船队也遇到了自己心心念的敌人。

    “大人,前面这些船队是不是就是皇上要我们坚决消灭的海盗啊,他们的船舶上还有不少火把在点着灯,而且这里距离海盗多发的地方也不远,是不是先给他们些警告,然后再发动进攻。”

    一个不知不畏的年轻什长对着船长进言,而成熟稳重的船长却没有对此表示出兴趣,只是利用穆星河让手下人赐给他的望远镜来不断的观察着对面浩浩荡荡的十多艘船只。

    好半晌,那个中年船长终于有了自己的判断,对一旁的什长命令道:

    “对面就是我们要找的海盗,不过并不确定这些人是不是就是匪首,有没有到齐,皇帝交代的是一网打尽,我们现在不要轻举妄动,先叫手下的人准备好战斗,一旦情况不对,或者我下了命令,就给我狂打最中间那艘大船,它是这些海盗船的旗舰。”

    有了船长的授权,那名好斗的什长立刻转身,走下船舱,将那些还在睡觉的人都叫醒,嘱咐他们做好战斗准备,负责的炮兵也都将炮弹装填到位,只等一声令下,就可以将炮弹打响。

    夜幕是最好的伪装,不光是水师的人发现了海盗,而那些刚刚做完一票的海盗此刻也看到了两只比寻常商船大了不少的大船,好奇之下将此事告诉了在船舱内寻欢作乐的海盗王。

    “大王,对面像是来了两艘商船,我们是不再干它一票,要是里面有女人,也好给弟兄们开个荤。”一名身穿红色短袖的海盗一脸坏笑的看着坐在主位上左拥右抱的海盗王。

    那名脸上一只眼睛被打瞎,身材极为短小精练的海盗王这时候也是嘿嘿一笑,冲着正在喝酒寻乐的手下们说道“弟兄们,又有发财的机会,我们不用,就是对上天的不敬,走,干它酿的一票!”

    浩浩荡荡的几十人从船舱里走出来,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两艘商船,以为是肥肉,殊不知,是他们的末日要到了。

    言情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