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0章 减轻负担

    我知道对于这场婚礼,墨修与我的最初目的是不一样的。

    但既然他确实尽心尽力,有些事情也在亲力亲为,我也得尊敬他吧。

    当下不再去想风望舒会在什么时候怎么进入,与墨修随着阿宝和于古月一步步朝前走。

    我们原先住的竹屋前面,这会已经百花盛开,何苦、沉青,以及于心眉带着巴山各峰的峰主,都站在竹屋前。

    何寿他们各站一边,都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们。

    玄门中人观礼的,也确实只是在竹棚下面观礼。

    墨修握着我的手,一步步的走到竹屋前搭的祭坛。

    就在我面站上去的时候,界碑升起的结界,已经在半空中开始汇聚了。

    我瞥了一眼墨修:风望舒没来,证明对于抢你亲这种事情,她已经放下了。

    墨修这么笃定风望舒会来,其中也有这么一个理由吧。

    墨修却只是朝我抿嘴轻笑,空中的小神蛇,昂首发出一声龙吟。

    跟着何寿沉喝一声:“夫妻对拜!”

    我听着愣了一下,墨修却直接伸手,对着我后脑压了下来。

    这拜堂就是老俗套就算了,这样强行拜堂,前面的呢?

    不过一想,拜天地,我和墨修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

    毕竟我们现在都要翻天覆地了,拜这天地,也没有什么意义。

    高堂吗,墨修没有。

    我曾经有……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到了龙岐旭夫妻,心中萧索。

    但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墨修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与我相对一拜,额头几乎与我一擦而过。

    可就这一拜,结界之中,道道极光飘转,裹着一个什么,顺着极光就落了下来。

    正好落在祭坛之上!

    赫然就是从金驾出巴山,我等了一路,一直没有出现的风望舒。

    只是这次不只是她一个人,还有着那个从未出现过的玄老。

    他一出现,就转眼看向了何寿。

    我往后面看了看,却发现并没有其他人进来。

    清水镇外,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发出来。

    我不由的瞥眼看着风望舒,她们就两个人吗?

    难道还真的只是来观礼?

    墨修却搂着我,朝我耳边轻声道:“你在等她,她也在等你。本来抢亲这种事情,要卡好点,在最关键的时候打断的,才有意思。可惜,我没有给她机会。”

    风望舒这会瞥着我和墨修,脸色依旧皎洁,可眼色却挺复杂的。

    看着我和墨修:“就这样夫妻对拜就算成了吗?”

    我对于结婚没什么经验,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

    墨修却沉声笑道:“那还要什么?这天地容不下我们,高堂未有。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我们都做过了。孩子也生了,神蛇一族的婚盟也结过了。”

    “我们举行一下婚礼,就是本君感觉,风家当年在众玄门前,摆了这么大的阵仗,确实很隆重很唯美。我也想给何悦办一个,就办了。”墨修不愧是条蛇,很毒!

    杀人诛心!

    风望舒脸色微微发沉,低笑:“上次在风城,风家为你我举办的婚礼,观礼的也是这些人吧。”

    她转眼朝着四处看去,目光阴冷的扫过所有观礼的玄门中人。

    墨修却毫不在意的道:“上次有哪里人,本君没有在意。但这次应该更多吧,毕竟这次大小玄门都来了呢,还拖家带口的。”

    “墨修!”风望舒再好的脾气,也不由的沉喝了一声。

    而玄老却低咳一声,大步朝着何寿走过去:“你就是何寿吧?”

    何寿看着他,立马明白了他的身份,身形一晃,就站到了我和墨修身后。

    更甚至很怂的扯着墨修的裙裾:“墨修,保护我。这只死乌龟的壳都留在了华胥之渊,我怕他抢我的壳!”

    我扭头瞪了他一眼:“都是只死玄龟了,你怕他做什么。”

    何寿却朝我眨了眨眼,一脸你不懂的样子。

    我只得扭头看向玄老,想开口,但想想今天是个好日子,还是得保持我的风范的。

    当下朝风望舒笑道:“风家的竹棚应该还是空的,让小神蛇带两位去坐下,吃个饭再走吧。”

    风望舒气得够呛,而是直接朝墨修道:“那卷蛇纹典籍,我已经解出来了,蛇君不想知道,里面最后记载着什么吗?”

    她说着,直接从那身宫装宽大的袖摆之中,抽出了那卷斑斓蛇纹的典籍,朝墨修晃了晃道:“这后面的内容,包括龙灵之咒因何而来,蛇棺为什么能遮挡天禁,日月如何沉升,四大神木如何种植,以及有无之蛇,和天界地界的奥秘。”

    风望舒更甚至慢慢的开始展开,轻声道:“蛇君就不想知道了吗?”

    这卷蛇纹典籍,附着太一的神识,所以墨修在接收了西归那缕意识之后,并没有毁掉。

    我听着不由的嗤笑了一声,推了墨修一把:“你不是想造把沉天斧的吗?去吧。”

    风家用来制衡墨修的,永远只有这一个招。

    墨修目光沉了沉,却只是朝风望舒道:“你不该来的。”

    风望舒还愣着,玄老却轻声道:“对。风少主,你不该来的。”

    就在玄老开口的时候,我突然感觉不太好。

    也就在同时,玄老猛的抬手,手中一道火球,对着风望舒就砸去。

    他和风望舒同来,风望舒对他几乎毫无防备,他突然出手,眼看火球就要击中了风望舒。

    我连忙转手一把将躲在墨修身后的何寿往前一拉,挡在我前面。

    而墨修黑索一卷,拉着风望舒飞快的瞬间退开。

    同时一卷极光,就缠住了玄老弹出的火球。

    白微龙吟一声,一道冰霜喷下来,瞬间就将火球冻住。

    就算冻住了,那火球也足有一个篮球大小。

    如果刚才砸中风望舒,就算她不死,也得重伤。

    “何悦,关键时候,你就拿你大师兄当盾牌!”何寿都化成一个龟壳挡在了我前面了,昂首对着墨修道:“他们窝里斗,你救风少主做什么。”

    这会何苦和于心眉、沉青也急急的上前。

    于心眉和沉青一左一右,帮我将那裙裾至少十米的婚服给脱下来。

    于心眉还心疼的道:“打架就打架,这可是整卷的白泽图,送给空幻门,就能当镇门之宝的。”

    我一脱掉这沉重如枷锁的婚服,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舒爽了。

    而墨修在救下风望舒后,伸手一卷,就将她手里的蛇纹典籍给抢了过来。

    直接用瞬移到了我身边,把婚服的裙裾一甩,直接飘向了空幻门的方向:“潮生,下次你和沉青成婚,也穿这个!”

    空幻门立马轰堂大笑,飞羽门那些人也嘻嘻的笑着,沉青羞红了脸,看了我一眼,捧着那件我穿的婚服就跑下去了。

    墨修这才对我将那蛇纹典籍一晃,就塞进衣袖里:“我就说她会来的,风家能套路到我的,就是这个了,肯定会带来的。”

    对于抢东西这件事情,墨修自来是很顺手的。

    风望舒却没反过神来,不解的看着玄老:“你做什么?”

    玄老只是瞥眼看着风望舒,轻笑道:“风羲让你一个学习蛇纹,其实就是给你一个保命的资本。”

    “可现在,你这资本没了啊。”玄老瞥眼看着风望舒,无奈的摇头道:“你没听到吗,蛇君跟何家主,都知道你今天会带着这卷蛇纹典籍而来。”

    华胥之渊的策略,对于失去价值的人,从来都不会留的。

    无论是当初的阿娜,龙岐旭夫妻,或是风升陵他们,还是现在的风望舒,全部都没有例外。

    毕竟多死一个,就少带一个离开,相当于减轻负担。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