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呐喊》

    第三天,也就是距离私人艺术展开始的前一天,炎龙大学众人相约去山林之中狩猎野营。

    这种机会对于炎龙大学众人来说其实还是比较难得的,毕竟在炎龙星虽然也有诸多野生风貌,但那里的凶兽猛兽巨兽也多,其中战斗力最强的甚至不亚于那些意识力觉醒度达到25%,准备开始蜕变的强者!

    传说它们都是星空巨兽的退化血脉。

    当然,    这种级别的首领级巨兽往往都是稀有的保护品种,它们身上能够产出多种特殊的珍贵资源!

    想要在那等环境之中野营,可不是一件简单之事!

    狩猎野营活动一直持续到傍晚,他们可是吃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众人也不怕吃坏肚子,一来因为他们意识力强大,体质也非比寻常;二来这里既然是度假庄园,    自然也是有相应准备的。

    比如野营时带的那些智能设备就可以轻易辨别他们狩猎到的动物是否能吃,哪个部位好吃等等!

    其实原本他们打算玩到晚上在回去的,不过今天出门时临时收到通知,此地的主人,私人艺术展的举办者,爱德华·蒙克先生已经来到拉普星,并准备在晚上举办一场小宴,宴请度假庄园中的所有人。

    客随主便,既然此地主人爱德华先生已经准备好了晚宴,他们自然没有不去参加的道理。

    一场还算尽兴的狩猎野营过后,众人回到庄园整理一番,然后在侍者的引领下前往了度假庄园中专门用于宴会的大厅之中。

    兰多他们一行来的不算早,此时这里已经有不少人正在三两闲聊,纳兰两姐妹似乎见到各自的熟人,和他们招呼一声后便率先离开,其他人也各自分散。

    兰多耸耸肩,独自前往酒水食物区,开始品尝起美食来,虽说今天已经吃了不少野味,    但宴会的食物明显精品的多,而且不单单有拉普星的,还有其他星球的诸多特色美味。

    兰多的动作似乎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大多数人也只是莞尔一笑,并不在意。

    更没有某些高富帅跳出来吐槽他乡巴佬之类的。

    当然,兰多也不在意就是了。

    没一会,阿瓦和泰利来到兰多身边,后者边大快朵颐边疑惑的问道:“学长,你们不是和熟人应酬去了吗?”

    阿瓦笑道:“只是去打了个招呼而已。”

    泰利也是微微一笑。

    兰多心中温暖,知道他们应该是怕自己一个人尴尬,所以匆匆和熟人招呼一声后便来找自己了。

    “聊什么呢?也不叫上我?”卡伦温和的声音响起。

    然后四人相视一笑。

    远处,纳兰馨正好看到这一幕。

    旁边一名相貌精致,身穿紫色公主裙的少女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问道:“看什么呢,小馨?”

    纳兰馨收回目光,温和的说道:“不,没什么。”

    精致少女笑道:“没想到你也来了,早知道我早就去找你了,你不是说还有事要做吗?去吧去吧,不用顾忌我,等晚点我们再聊也无妨。”

    纳兰馨微笑摇头说道:“已经没事了。”

    精致少女眼眸一亮,    拉着纳兰馨的手说道:“那你可要和我好好说说了,    我听说爱登堡号出事了,好像是受到大批星际海盗的袭击呢!你刚才说你就是乘坐爱登堡号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啊……”纳兰馨露出心有余悸之色,顿时进入讲故事模式:“当时可是相当危险呐……”

    虽说是此间主人爱德华举办的宴会,但这位也只是在宴会过半时才堪堪现身。

    爱德华·蒙克是一位面貌温和的中年男子,深眼窝高鼻梁,眼眸深邃,鼻下一抹小胡子打理的很是精细。

    虽然他脸上一直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但兰多却能在其心灵深处隐约察觉到一丝多变的感性,这种人的情绪往往极易被外界的变化所影响,换一种说法就是……共情能力极强!

    简直就是天生的艺术家!

    这就是兰多对爱德华·蒙克的评价。

    简单的感谢了一番诸位客人的来访后,爱德华便邀请一位三十岁左右,具有雍容气质的美女跳了第一支舞。

    一舞结束后,便是自由环节,在场众人可以随意邀请舞伴下场跳舞。

    当然,被邀请者也可以拒绝。

    理论上来说,既然来参加宴会,那至少是需要跳一支舞的。

    跳舞环节开始后,阿瓦和泰利都显得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事实上相处这么久,只要不瞎,差不多都能看出来阿瓦和泰利对纳兰馨和纳兰葵两姐妹有意思,只不过具体谁相中了谁兰多还不知道。

    就在这对难兄难弟相互打气,想着去邀请自己心仪之人下场跳舞时,纳兰馨缓步朝他们这边走来。

    难道说?!

    阿瓦和泰利心跳稍微加快了一些。

    然后……

    纳兰馨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来到兰多面前,伸出一只手做邀请状。

    阿瓦:!!!

    泰利:???

    卡伦:……

    兰多:(ΩДΩ)?!

    这一幕委实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远处那位精致少女整个小嘴都成了‘o’型。

    不少对纳兰馨感兴趣,亦或认识她的人也都很意外,就更不用说正在经历这一幕的兰多几人了。

    兰多没有让美丽学姐等太久,他先是对阿瓦和泰利两位学长回了个无辜的眼神,然后便直接牵起了纳兰馨的手。

    “学姐,跳舞我只会一点点。”兰多小声说道。

    纳兰馨笑道:“没事,我教你。”

    宴厅中播放的是那种比较舒缓的音乐,这种舞跳起来也只有简单的几个动作,兰多之前看爱德华·蒙克跳了一遍,加之他对自身肉体的操控,也就直接学会了。

    搂着纳兰馨学姐的纤腰,感受周围传递而来的种种复杂视线,兰多只觉得颇为有趣。

    一曲完毕,还没等两人返回,纳兰葵就走到兰多面前伸出了手,纳兰馨似是早有预料,轻笑一声放开兰多,自顾自的离去了。

    阿瓦:???

    泰利:!!!

    卡伦:……

    兰多: ̄へ ̄

    这一幕再次惊掉了许多人的下巴,但神奇的是,原本投注在兰多身上的许多带有敌意视线先是转变成了茫然,随即似乎明悟到什么,不在敌视。

    这一次的曲子稍微欢快一些,好在也难不住兰多。

    他搂着纳兰葵无奈的笑道:“学姐,你们两个不会是在拿我当挡箭牌吧?”

    纳兰葵眨了眨妩媚的大眼睛,笑嘻嘻的说道:“你猜!”

    又一曲结束,众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只是没见到纳兰馨的身影。

    阿瓦和泰利不时瞥向兰多,目光中满是幽怨,卡伦则在一旁憋着笑。

    对此,兰多一律直接无视掉。

    就在几人一边聊天,一边安心等到宴会结束时,纳兰馨带着一名精致的少女走了过来,对兰多介绍道:“这是我的手帕之交……克蕾雅·坎图,克蕾雅,这位是我学弟……兰多。”

    其他人明显都认识克蕾雅,纷纷直接打招呼。

    接下来的时间中,兰多注意到那位名叫克蕾雅的少女时不时就要偷瞄他一眼,似乎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让他很是奇怪。

    很快,宴会结束,大家各自回去休息。

    私人艺术展开展日,早晨。

    众人在约定好的时间集合,一同向断崖城堡出发。

    可以明显看出,今天整个度假庄园的客人数量是兰多他们那天来时的好几倍,显得很是热闹。

    通往断崖城堡的道路上,已经有了熙熙攘攘的登山者。

    兰多他们也自说笑间,缓步而上。

    等来到断崖城堡近前,才发现这栋建筑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进入城堡后明显能感觉到这里出自名家之手,布置的华丽而又典雅,当先就是一座大厅,墙壁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画作,厅中放置着错落有致的展台,其上放着各种艺术品,雕塑,青铜器等。

    整个城堡共有五层,每一层的走廊、房间之中都根据特点,摆放了各种各样并不突兀的古董物件。

    兰多一行慢慢参观着,这里的画作要比绘画社展览的那些要强上不少,毕竟每一副都可以说是经历过历史沉淀下来的精品。

    不过,这些虽然能对兰多产生些启发,但都不是他想要的,他真正想看的,是那天在爱登堡号上,让他感受到的那件珍宝!

    他当时也问过了,那间房间中的所有珍宝,都是这次私人艺术展的展品!

    正在兰多思考的档口,其他人的闲聊引起了他的兴趣。

    “说起来,爱德华先生为什么会大张旗鼓的举办这次私人艺术展?没听说过爱德华先生有这种爱好啊?”

    “谁知道呢,如果是一般人的话那肯定是为了结交人脉,但跟我们不同,爱德华先生可不是一般人,他是真正的大富豪呢!”

    “嘿嘿,这个我知道,据说是因为爱德华先生寻回了一件先祖的珍贵物品,所以才举办了这次艺术展,让大家开开眼!”

    “先祖的珍贵物品?那是什么?”

    “不知道,不过马上就要揭晓了,就在城堡顶层的宴厅之中!”

    “哦,那还等什么,一起上去看看!”

    “走,同去同去!”

    源自先祖的珍贵物品?

    兰多心中一动,对众人说道:“我们先去城堡顶层看看吧?”

    其他几人显然也听到了之前几人的对话,纷纷点头同意。

    等兰多他们来到顶层宴厅,就见到这里已经有了二三十人的样子,不过这处宴厅颇大,别说容纳二三十人,就算容纳二三百人也绰绰有余。

    让兰多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宴厅中所有人安静的站在原地,似乎在尽量不发出声响。

    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去,他们才知道原由。

    巨大的窗户前,爱德华正手持画笔,在一块画板上描绘着,他所画的,正是外面海天一线的景色。

    此时太阳初升,海面上波光粼粼,不时有浪花泛起,端是一副好景致!

    爱德华画画时投入了全部的心神,似乎整个人都融入这幅景色当中,这一场景让人赏心悦目。

    整个宴厅除了微风吹拂外,就只剩下画笔落在画板上的‘沙沙’声。

    等到爱德华将最后一笔勾勒完毕,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纯净的笑容,随即他微微一怔,看向已经足有五六十人的宴厅,似是明白了什么,不由露出歉意的笑容。

    “抱歉,让诸位久等了。”爱德华起身向着安静等候的众人躬身行礼。

    “能看到爱德华先生创作是我的荣幸,如果先生愿意割爱的话,我愿意将先生刚刚的画作买下,相信未来,这必定会是一副传世之作!”

    “没错,爱德华先生画技高绝,不知不觉我竟然都看的沉迷其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时间流逝,这等佳作,就算放到墨雨轩拍卖,想来也是可以作为压轴出场的!”

    “……”

    听着这诸多或隐晦,或露骨的马屁,兰多也是挺无语的,想来这就是所谓的‘富在深山有远亲’吧?!

    爱德华显然对这种场面早已习惯,先是吩咐管家将刚刚画的画拿下去,然后对众人说道:“诸位就不要惦记我的拙作了,与先祖相比,我这点微末伎俩可是差远了!”

    说着,他走到宴厅尽头的一座平台上,上面摆放了四个用细腻的丝绸绒布覆盖着的支架。

    兰多心情也跟着振奋了起来,他一进宴厅就注意到了,这四件物品都带给他奇妙的心灵预感,其中最后一件传递的感觉,正和当时在爱登堡号上感受到的一致。

    爱德华也没有在卖关子,一边让侍者揭掉绒布,一边自豪的说道:“请大家欣赏本人先祖的作品……”

    “《呐喊》!”

    随着绒布滑落,四副看似差不多的画作呈现在众人眼前。

    主体都是在血红色映衬下一个极其痛苦的表情,其中之人充满着发抖的、血红的幻觉,让人感到恐惧,甚至有些恶心!

    画作虽然与自然颜色的真实性是一致的,但在表现方式上却极度夸张,似乎展现出了作者自身的感受,画作中的线条扭曲,与桥的粗壮挺直形成鲜明对比,将其中沉闷、焦虑和孤独的情感,表现到了一种极致!

    四幅画,明明看上去好像都差不多,但将它们放在一起的时候,其中蕴含的情感却有种层层递进,相互堆叠的,相互补充的感觉!

    在兰多的感知中,它们甚至隐约形成一个独特场域,可以轻易影响身处其中之人!

    当他沉浸其中时,现实似乎逐渐远去,周遭的一切开始变成扭曲的彩色线条,吵杂声,议论声进入耳中,好像变成了某种毫无意义的呓语,似乎能听到,似乎又听不到。

    好似无数的人,不断在你耳边,无声的……

    呐喊!!!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