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02章 《我们》

    伊凛此刻所说的“源海的尽头”,与他曾经所抵达的“那处”不一样。

    举个简单的栗子。

    他此刻所说的“源海的尽头”,更像是物理意义上的“世界”与意识意义上的“世界”的区别。

    此行伊凛并没有带上其他人。

    他本想独自前往,可格林非要死皮赖脸地跟着。

    伊凛“预知”了拒绝格林后一千零一种可能出现的麻烦后果后,便任由她蹲在自己肩头上梳理绒毛、撒娇卖萌、不当宰子,无所谓罢。

    顷刻间,一念,一瞬。

    伊凛与小蝙蝠,在源海中穿梭,来到某处。

    湛蓝色的光海前方,是一片绮丽的光景。

    一条无限向深处延伸的“虚空”,上下皆是一束束密集的、呈放射状的光线。

    漆黑的虚空内空无一物,没有扭曲,没有崩塌,没有流动,在其中,万念惧休。

    在四处,没有任何航行的“世界舰”,事实上,这里不属于任何一道航线,没有任何世界舰能航至此处。

    源的浓度已无比淡薄。

    肉眼上,虽说是两层放射状的光线呈“上”、“下”分割出一条“虚空”,但实则,这里并没有空间的概念,伊凛即便是将视角倒转九十度,眼前景色也不会有丝毫变化。

    “你来过这里,对吧。”

    伊凛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他说出口时,便知道格林的回答。

    唉~全知全能的烦恼,谁人能懂呀。

    格林闷闷地点点头,她明明也知道“全知凛”彼时的能力,说了也是白说。

    伊凛微微笑着,一副神棍的模样,淡然道:“你们曾以为这里就是‘尽头’。进去后,又退出来了。”

    格林仍是点头。

    伊凛闭了闭眼,须臾后,睁开眼睛。

    “有趣。”

    伊凛笑容更浓。

    “说说呗,谜语人真没意思。”格林扁了扁嘴,忍不住吐槽了。

    伊凛伸出指头,向前方一指。

    “穿过这道‘轴’,便是α象限。里面的生灵既信‘命’,又不信‘命’,‘圣人’超脱,历九劫十难,断七情六欲,求长生逍遥,无聊。”

    接着,他又指着另一个方向。

    “另两道轴的交割处,便是γ象限,这个象限,时间线混乱,共有三十八位实力堪比‘主宰’的存在。可它们在无数的时间线中,分身无数,无法归一,反倒削弱了它们的实力。”

    格林两眼扑闪扑闪地亮着,兴致勃勃地听着,两翅膀紧张地揪着伊凛的颈皮儿,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

    “法师也在那里,有一妻子,生离死别,倒是精彩。”

    伊凛眯着眼睛笑着,他的双眸失去焦距,似是穿越虚空,看见了γ象限内正在上演的精彩好戏。

    “那里有一位小小的神,也叫洛基,以神明之躯,比肩凡人。”

    “我终于见着了法师口中所说的紫薯精,啧,为了讨好一位‘概念级神’,弹指灭了他那所在世界舰队内一半的生命,无趣。”

    伊凛目光移动。

    “在这方,是δ象限。”伊凛两眼闪动着奇异的光彩,内里有“1”、“0”数字在眸内高速转动:“破败的象限,遍地腐朽的‘伪神’,污秽不堪,去了也惹上一身肮脏。”

    格林一听“脏”,连忙摇头:“那就不去。”

    伊凛笑着按下小蝙蝠蠢蠢欲动的头头:“我可没答应带你去闲逛。”

    “那……你欠我的债?”格林搓了搓翅膀。

    “我不是答应了你还你无穷的源?做主宰可别太贪。”

    格林叉腰,一副“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的表情,奸笑道:“老娘偏要去玩,源而已,狗都不屑。”

    “那就日后再说。”

    “得嘞~你可是答应了呀,日后再说!”

    二人如同闲聊,迈入“轴”内。

    即便是格林,梦魇主宰,也不可能在“轴”内安然无恙。就好似正儿八经的人类无法在宇宙中生存似地。这里空无一物,是空,是无,与源相反,是一切的反面。

    伊凛如信步闲庭,察觉到格林即将撑不住时,差点要显露真身,压他身上,他笑着屈指在格林脑袋上一弹,格林的蝙蝠躯体瞬间分解成不成型的流光,缠绕在伊凛脖子周围,如一圈项链。

    “你做了什么?”

    格林惊讶地问。

    “我将你暂时变成了‘无’。”

    伊凛简单解释后,逐渐深入。不知过了多久,伊凛与格林远处,似是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天涯,一个个白色的小光点,在虚无的空间中闪烁不止。

    再近一些,才发现那是一朵朵虚幻的小花。

    伊凛小心翼翼摘下一朵,变出一个小瓶儿,装入其中。

    “收工。”

    格林:“你心情似乎很好?”

    “当然好。”伊凛将装着“虚数花”的小瓶儿放好后,解释道:“这东西,能作为孕育出夏如雪的容器。”

    “其实……”格林看着伊凛眉眼间不由自主透露出的“幸福”意味,莫名地有些不好受,一瞬间,格林精神出现了片刻的恍惚,也不知伊凛有无注意到,在那一刹,格林进入了自己的梦魇世界,将一个产生了异样“情绪”的分身分离出来,挥手斩断,再重新上线。上线后,格林自若道:“你不是能直接‘复活’她?对你来说,复活一个真正死去的人,并不是难事。”

    伊凛沉默着,带着格林离开此地,才解释道:“是可以,但那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复活’,而是……重新创造出一位名为‘夏如雪’的女人,仅此而已。”

    在格林古怪的目光中,伊凛继续道:“在那一天,夏如雪并不是被‘公正之主’彻底灭杀,而是用了修士的功夫,主动化作万里飞雪,消散于天地。但她的执念,却让她以‘不融雪’的姿态存活。也许是百年、千年、万年,不融雪终有一日会融化,但万幸的是,在它们融化之前,我能够,一点点将她寻回。”

    伊凛长舒一口气,揉了揉格林的毛脑袋,那平静笑容里,却藏着一分让格林不禁动容的情深:“况且,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另类的浪漫吗?”

    格林闻言,

    心里酸酸的。

    她赶紧又进入梦魇世界,挥手斩去数十奇怪的“分身”。

    梦魇王座上,格林真身翘腿独坐,陷入沉思。

    她第一次认真地思考,

    伊凛这个奇怪的存在,对她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奇怪的念头,给老娘死去!”

    无数世界,陷于梦魇的可怜怨魂在纠结的梦魇之主跺脚下,哀嚎不已。

    ……

    ……

    在伊凛带着一众女眷、母灵、吃货、大姐头、母蝙蝠环游源海时。

    希乐园内。

    土木工程部的二位领导,正在“代会长”李开的指挥下,挥洒汗水与辛酸热泪,辛勤劳动。

    “为什么老子当了神还要干活啊!”

    邢飞双掌一拍,一座巍峨高山在悬浮大陆上凭空拉起。

    宁右款款看向邢飞,有种腥腥相惜的味道,欲言又止,长叹:“唉……这里谁还不是个神啊。”他指了指趴在果园里,戴着墨镜,大腿上趴着一条白毛母狼的汪天帝,看着狼与狗其乐融融的画面,宁右恨恨道:“我们似乎连狗都不如!”

    “区区的神!”

    “区区的神!”

    “山神”宁右、“炼金神”邢飞,二位大神作为下,雕像坯子很快便塑出雏形。

    一个个小伙伴丢下手头上的活计或是快乐,驾着九彩祥云,来到这里。

    李长歌怀抱许安静,嘿嘿直笑:“我要穿一袭青衫,剑眉星目,背负长剑,剑意上穷碧落、下黄泉。”

    李二胖啃着一大烤腿子,含糊道:“记得把我P瘦点。”

    莫莉推开工程护目镜:“我要上美颜。”

    许安静:“我要美肤效果哟!”

    谷天晴带着妹妹前来,捋着刘海,笑容憨厚:“我要求不高,和妹妹站在一块就行了。”

    谷天晴身边,站着一位乖巧的女孩,眼角有一道浅浅的疤。

    “哥,我也要上美颜。”

    “那就上。”

    谷天晴宠溺地揉了揉妹妹的头发。

    一个个雕像,在浮空大陆上成型。

    这些雕像,如古代文明留下的壁画浮雕般,简单却生动地记录了他们一路走来的故事。

    邢飞与宁右不愧是炼金神与山神,在他们的神力下,一座座雕像,一幅幅画面,栩栩如生。

    他们记录了这些年,由大工程师塔的崛起、狗与勇者的雕像、天启骑士大战、莫人敌独战阿瑞斯、全知凛大战主宰……种种场景,令他们中,不少人偷偷抹着眼泪,想起了当初的艰苦。

    到了《天启骑士大战》时,邢飞犯愁了,那不知名老黑,是雕,还是不雕呢?

    宁右倒是果断,直接糊了一坨黑色的人形物体,上面龙飞凤舞写下老黑之名——“无名”。

    最后的雕像,是一副大团圆合照。

    所有人各有位置。

    密密麻麻、各具姿势。

    高大伟岸的会长雕像,黑发如风,神情似怒,抬头望天,形同魔神。

    “不好。”

    李开一看,连忙摇头,提出自己的意见。

    三人商量后,邢飞与宁右眼睛一亮,朝李开竖起大拇指,纷纷赞叹:“这才是人情世故啊!”

    光芒一闪,神力涌动,神像一变,变成了如下的画面:

    只见伊凛情深款款地与一位女子携手相牵,在他们身旁,他们的骨肉雪儿俏笑嫣然、脚下踩着一条狗,倚在父母身旁。

    一众女眷、母灵、吃货、大姐大,围绕他们身旁,如同修罗场一般,甜中带刀。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所有人都对二位手艺人的作品表示满意。

    惟独宁右与邢飞,左看右看,总觉得差了什么。

    这时。

    宁右一个激灵,打一个响指。

    一只活灵活现的粉色小蝙蝠,落在伟岸的会长肩头。

    “牛逼!”

    “面面俱到啊!”

    “这才是‘人情世故’啊!”

    李开也摸着胡子叹道:“老夫服了!”

    空白的石碑竖起,宁右将一支笔递到李开手中,挤眉弄眼道:“代理会长,提个字呗!”

    李开虽然已辞职,但伊凛走后,他仍是管事的,辞了等于没辞,辞了个寂寞。

    这次,李开没有推诿,握着笔,沉吟后,在空白石碑上,写下刚劲二字。

    《我们》!

    是啊,

    我们。

    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